document.write('
')

必威体育如何提款

翻页   夜间
三三言情小说 > 陛下求我做太子 > 第274章:危险来临!
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[三三言情小说] http://greendotgarden.com最快更新!无广告!

  罗成跟随昝康返回了景园,并且还特意带他去见袁天罡。

  “袁前辈,你帮我瞧瞧,这位英豪如何?”昝康连忙问道,那份殷勤让罗成心中很不是滋味,找到了挡灾之人就这么开心?

  袁天罡闻声,便上下打量罗成,捋着胡须啧啧称赞:“不错,不错!不仅长得俊俏,而且一身虎胆,英气十足,乃是征战沙场的猛将,开疆拓土的人杰。敌人见了胆寒,小鬼见了绕道。昝先生从哪里找来的这样的英豪?”

  “这可是我自家的兄弟!”昝康颇为骄傲。

  袁天罡却提醒道:“的确可以挡煞,但是昝先生啊,别忘了贫道提醒你的话啊!”

  挡煞之人只能挡一次煞,不然危机会更凶险。

  昝康连连点头,此事自然铭记于心。

  但是罗成却嗤之以鼻,不信什么玄学,觉得这个老道在诓人。

  “小兄弟,莫非你不认贫道之言?”袁天罡察觉到罗成的轻蔑,笑着问道。

  罗成点了点头,冷傲道:“妖言惑众,欺瞒人心罢了,我当然不信。”

  “无量天尊!贫道从来不敢妖言惑众,小兄弟如此看待贫道,贫道甚是惭愧。不如这样,贫道为小兄弟占一卦?”

  “不用!”罗成立即拒绝。

  昝康忙道:“别啊,袁前辈精通命数,给人算卦乃是难得修来的福气,怎么能拒绝呢。反正你不信,听听又何妨?不如测测未来的际遇,如何?”

  “那好吧,说来听听!”罗成依然是一副不以为意的表情。

  袁天罡便打量罗成面相,随后掐指算后,说道:“身有锁蛟惊天力,遇水又遭乱箭亡。逆天改命化人骁,因父落难霸业消。小兄弟,将来成就贵不可言,但是站得高,也摔得越重啊。”

  “狗屁不通!”罗成讥笑一声,越加觉得眼前的老道胡说八道。

  但是昝康相信袁天罡的卦言,连忙追问:“袁前辈,按照你的卦言,我这弟弟会遇水遭乱箭射杀而死?如果能逆天改命,便可成为人骁,那么现在是否已经逆天改命了?”

  袁天罡点了点头,道:“此时的他红光满面,红中带紫,自然是已经逆天改命,将来封侯成将不成问题。”

  昝康点了点头,又忙道:“那因父落难霸业消...莫非...“

  “正如你所想,正是卦象的意思,这位小兄弟不信贫道,那贫道也就不多言了,哈哈...“说罢,袁天罡告辞。

  罗成冷哼一声,道:“老昝,若这道人不是你的贵客,我定要让他尝尝我的长枪滋味!”

  昝康却皱着眉寻思这番话,他是知道的,罗成的父亲罗艺本来官道浑噩,但上次关外之变后,罗艺被擢升为松漠都督府的行军总管,一跃成为关外的实权将领。

  如果袁天罡的卦言是真的,那么罗成会因为他父亲而落难...

  “喂,老昝,你不会相信这个老道的胡说八道吧?”罗成皱着眉头问道。

  昝康回过神,笑道:“我想到了其他事情,不提袁前辈了。走走走,我陪你逛逛景园,顺便换身衣服!”

  “换什么衣服?”罗成诧异道。

  半个时辰后。

  罗成看着自己身上的护卫服,忍不住地犯了翻白眼:“就换这身衣服啊?”

  “当然啊,你做我的护卫,自然要穿这身衣服。走吧,快到天罡星的约定时间了...”昝康笑道。

  事已至此,罗成只能乖乖地随他出发。

  天罡星的住所距离景园并不远,是一个很安静的宅子。

  昝康上前叩门,一名护卫打开了房门,目光冷冷地打量两人。

  待昝康拿出自己的令牌,护卫才换了脸色,恭敬道:“原来是天罡星大人,请进!天魁星大人和天闲星大人已经等候了。”

  昝康点了点头,笑道:“有劳了!”

  而后,昝康、罗成随护卫进入宅子,发现宅子内很冷清,并没有多少护卫。两人来到了一处客厅,就看到屋内坐着天魁星和天闲星许闲。

  “老昝!”许闲连忙起身打招呼。

  昝康笑着回应,同时介绍道:“天魁、天闲,给你们介绍一下,这是我最近新结交的朋友,名叫罗大成,乃是一方游侠,武艺极高!如今被我招揽成为护卫,今日特地带来让你们一见!”

  罗成暗暗腹诽,什么狗屁罗大成,真难听。但是罗成还是挤出一个笑容,拱手拜道:“在下罗大成,拜见两位大人!”

  天魁星上下打量罗成,称赞道:“你果然好眼光,竟然能找到如此青年英豪,又为不良人增添一员虎将,可喜可贺!”

  “是啊,得如此虎将,让咱们不良人如虎添翼,哈哈...”许闲也称赞道。

  昝康笑道:“能为不良人添砖加瓦,是我的荣幸!”

  三人交谈片刻,随即落座,接下来便是交谈,罗成没有参与,而是充当护卫的角色,守在了门外。

  夜幕降临后,酒宴开始。

  三人移步用餐的雅室,那里已经摆好了案桌,案桌上放着佳肴和美酒。天魁星是主人,自然坐在上首,昝康坐在左侧,许闲坐在右侧。

  其实昝康也很好奇,不解天魁星是如何饮酒,但很快,天魁星就给出了答案。只见他卸掉了下半部分的面具,露出了下巴和嘴唇。

  而且,他的下巴很光洁,并没有想象中该有的络腮胡或者粗糙的皮肤,这样的皮肤,绝对不是四十岁以上的人能拥有的。

  昝康暗惊,心中更加惊讶于他的年龄,就连对面的许闲也很意外。

  “两位似乎很好奇我的年龄!”这时,天魁星主动说道。

  许闲则笑道:”窥一斑而知全豹,原本以为你和我们一样,是人到中年,没想到竟然如此年轻。”

  “此言差矣,也许是天魁星精通养生之术!”昝康打趣道。

  天魁星端起酒杯,笑道:“实不相瞒,我的岁数并不大,但师父他让我隐瞒起来,有助于管理不良人组织,这些年来戴面具也习惯了,也不想拿下来了。”

  许闲和昝康轻笑回应,知道对方没有说实话。隐瞒岁数不要紧,最古怪的是天魁星存在了十几年,他是怎么做到的。

  “来,我敬两位一杯!”天魁星举起酒杯,笑着说道。

  昝康和许闲也举起酒杯,仰头饮下。

  “哎呀,此酒好烈!”许闲惊呼道。

  昝康却眉头一挑,心中暗惊。为何?只因为这酒的味道很熟悉,正是明王殿下发明提纯的烈酒。此酒在大隋畅销,没想到已经传到大唐来了。

  这时,天魁星解释道:“此酒是大隋的商贩带到大唐,酒烈醇甘,味道极好,喝这样的酒才是真正的喝酒。天闲,你瞧天罡他一点不吃惊,这说明之前在隋朝做任务时,一定经常喝这种酒,是吧!”

  昝康便笑着应道:“这种酒在隋朝京都非常有名,不过我不胜酒力,所以饮酒的次数和量不多!”

  “对了,我正有一个疑惑,想询问你!”天魁星放下酒杯,突然问道。

  昝康笑着问道:“请问!”

  “天罡,你说你回大唐前,因为身份败露,你的妻儿全都被杀?”天魁星随意问道。

  昝康心中一突,但还是点了点头,伪装成悲痛欲绝的心情,说道:“是的!虽然妻儿是为了伪装身份,但是相处这么久,岂能没有感情?”

  谁知天魁星继续道:“可是我得到了消息,却是你的妻儿还活的好好的?”

  “不可能!”昝康心中一慌,但表情滴水不漏,并且反驳道:“我亲眼看着他们惨死,岂会有假?”

  “当真!”天魁星问道。

  昝康郑重道:“自然当真!”

  谁知天魁星嘴角一扬,邪魅笑道:“但我已经把你的妻儿接回来了!”

  啪啪...

  只见天魁星击掌为号,并且叫道:“进来吧!”

  昝康能做探子,早就练就了脸比城墙还厚,绝对不会把心中的想法表露在脸上,就算心中如波涛翻滚。但妻儿是他的软肋,听到妻儿被带回来了,他连忙转头看向门外。

  很快,有脚步声响起。

  片刻后,两名丫鬟端着酒菜走了进来。

  昝康提起的心立即放下,不在担心,而他转身看向天魁星。

  谁知天魁星正笑脸盈盈看着昝康,面具下的一双眼睛格外有神。

  “糟糕!“

  昝康这才明白自己中计了。

  如果确信妻儿已死,又怎么会转头看向门外?

  昝康明白,是天魁星在诈自己。

  而反应过来的昝康立即擦了擦眼角,装作十分伤心的表情,动情道:“我多么希望我的妻儿能出现...“

  天魁星则道:“请节哀顺变...人活着要往前看,还有很多事情要做呢。”

  “说的是啊!”昝康应答。

  “来来,喝酒!”天魁星又道。

  三人一边聊,一边饮酒,不知不觉,三杯下毒。

  而这时,昝康感觉不对劲了,他发现自己浑身发软,没了力气,便连忙惊叫:“怎么回事?”

  对面的许闲察觉到昝康,正想起身,却被天魁星挥挥手拦住了。

  天魁星笑眯眯道:“昝康,你可知道背叛不良人的后果?”

  昝康的眼角跳动了一下,连忙说道:“天魁,何出此言?我怎么会背叛不良人!万万不可能的!一定是哪里出了问题!”

  “是啊天魁,昝康怎么会背叛不良人!”许闲也脸色一变,连忙说道。

  天魁星话不多说,直接从怀中甩出一份册子,扔给了昝康。

  册子落在昝康面前,他无力去捡拾,但是册子落地后翻开几页,上面赫然记载着丹药方子。

  昝康的脸色一怔。

  这东西不正是自己抄录,然后交给秦琼,由他献给李世民了吗?怎么会落在天魁星手中?

  除非天魁星在秦王府中安插了探子,而且是李世民的心腹,所以才能看到这个册子。

  如此的话,那李世民的一些秘密岂不是都被天魁星知道?

  这一刻,昝康想了很多事情。

  不过昝康也不是吓大的,他继续装蒜:“这是何物?我从未见过这本册子!仅凭它,就能断定我背叛了不良人?”

  “证据的确不足,如果加上你收买段云,从他口中得知秦琼藏身之地,然后带人救走秦琼,并且杀了段云灭口。这些证据加起来,足够说明你背叛不良人了。”天魁星解释道。

  “什么?昝康,是你杀了段云?”许闲震惊道。

  昝康心中有些慌,此事做的隐蔽,怎么会被发现。

  “天魁星,我听不懂你说什么!你若想杀我,何必如此诬陷我!”昝康厉声喝道。

  谁知天魁星又拿出一本账本,解释道:“你以为杀了段云,拿回金子就能万无一失?可惜你不知道,段云此人不仅贪财,还有一个记账的爱好,当天你贿赂他之后,他就把此事记在了账本上。后来段云死后,我便察觉秦琼被救和段云有关,于是命人搜查了段云的家,找到了这本账目!”

  “还用我告诉你贿赂所用的金额吗?”

  此时此刻,昝康再也难保脸上平静,终于脸色大变。

  千算万算,竟然没算到狗日的段云喜欢记账!

  此时的昝康不仅仅因为此事泄露而震惊,按照天魁星的说辞,他早就找到了段云的账目,为何等这么久,直到今日才揭穿自己?

  就在昝康恐慌时,天魁星突然又道:“是不是在疑惑,我为何今日才揭穿你?那是因为,再等几日就无法将你们一网打尽了!”

  你们?

  他到底知道多少!

  想到这里,昝康再也控制不住担忧,对着门外大声吼道:“罗成,快走!”

  “走?走得了吗?”天魁星又饮一杯酒,轻轻念道。

  此时门外,罗成正目光森严,面对着院子里的六名刺客。

  听到屋内昝康的吼声,罗成的情绪更加冷静,目光也更加冷漠。

  他缓缓从后背抽出一柄短枪。

  向来枪不离身的罗成,出门在外岂能不带枪?而为了方面携带,枪是两截,单独使用是短枪和铁棍,二合一,便是长枪。

  而眼前的六名刺客也不简单,目光冷漠,气度森森,一看就是久经沙场,沾过无数鲜血的凶人。

  六人知道罗成不简单,缓缓逼近,并且成扇形,将罗成包围。

  双方的杀意凝聚到了顶点,就像膨胀的水泡,嘭的一声,终于炸裂。刹那间,双方骤然出击。
章节错误,点此报送(免注册),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。
必威体育投注规则 必威app精装版 必威体育苹果版 必威体育最纯粹的体育 必威存款 必威体育app手机下载版 必威体育微信群